首页 要闻 原创 政务 旅游 图片 政法 教育 民族 州市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信息 云南故事 融媒报道

基诺族:“第56个民族”率先整族脱贫

2019年07月29日 13:50:15 来源: 《瞭望》新闻周刊

6 月14 日,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基诺山基诺族乡巴坡村村民在制作基诺大鼓。胡超 摄 

  ◇“尊敬舅舅的民族”——基诺族,在1979年被确认为中国的“第56个民族”

  ◇大鼓舞从消失到走出基诺山,基诺族的民族节日、民族歌舞、饮食文化得到了传承发展

  “在基诺语里,‘基诺’意为‘舅舅的后代’。这个带有母系氏族社会遗风的民族自称,反映出母系氏族社会于基诺族离去并不遥远。”在中国基诺族博物馆,基诺山乡文化站副站长白光明告诉记者。基诺族被称为我国第56个民族,今年恰好是基诺族被确认为单一民族40周年。

  目前,基诺族全国总人口仅2万多人。基诺族主要聚居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基诺山基诺族乡,这是全国唯一的基诺族乡。

  在新中国成立之初,基诺族仍处于原始社会末期,过着刀耕火种、采集狩猎、刻木传信、结绳记事的原始生活。今年4月,基诺族已率先宣告“整族脱贫”。

  短短70年间,基诺族走过了人类社会上千年的历史进程,创造了不可思议的人间传奇。

  最后确认的单一民族

  坐落在基诺山乡巴坡村的中国基诺族博物馆,为世人提供了一个读懂基诺族的窗口。馆中资料介绍:“基诺族只有语言没有文字,其语言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彝语支,过去多靠刻竹木记事。”

  关于基诺族的起源,民间流传着不少与诸葛亮南征有关的传说,但据民族学者考证,基诺族是基诺山一带古老的土著民族,其祖先早在母系氏族社会以前的血缘家族时代就已在当地定居。

  “我们基诺族是‘尊敬舅舅的民族’。”基诺山乡乡长李柏忠说。基诺族对舅舅非常尊敬,实际上是母系氏族社会的遗风。

  “从元代开始,基诺山所属的西双版纳就被纳入中央王朝直接统治。”熟悉基诺族历史文化的白光明介绍,清朝雍正七年,清政府在基诺山司土老寨设立“攸乐同知”,派遣500名官兵驻守。由于“烟瘴甚盛”,几年后机构撤销、官兵撤离。如今在司土老寨,还保存着“攸乐同知”遗址。

  1957年,基诺山建立了新中国成立后当地第一个具有政权性质的机构——攸乐山生产文化站。

  1979年6月,国务院正式确认基诺族为单一少数民族。

  率先实现“整族脱贫”

  著名民族学者郑晓云,见证了基诺山的发展变迁。

  1983年初,郑晓云在云南大学读书时,第一次来到了基诺山乡亚诺寨。眼前的一切让他深感震撼——“老百姓住的全是茅草房,房子里最有生气的地方就是火塘,家用物品就是几口铁锅、一两杆猎枪。”

  毕业后,他进入云南省社科院工作,研究少数民族现代化,基诺山是他常去的调查地。白天忙完田野调查,晚上看着满天星斗,想想当地贫穷的现实,那时的郑晓云充满疑惑:这地方能实现现代化?未来30年,基诺山的村寨能不能都通公路、都有电灯?老百姓能不能住上砖瓦房?

  如今,他的疑惑早已烟消云散。“在党和国家的帮助下,基诺族人民奋发图强,取得了有目共睹的辉煌成就。”郑晓云说。

  从闭塞到开放,基诺山乡打开山门,迎来四海游客。

  巴坡村的基诺山寨,每天都有五湖四海的游客来参观游览。这是活态展示基诺族历史文化的一个景区,员工多数是基诺族村民。有的负责解说,有的负责迎宾,还有的演示“基诺大鼓舞”或者竹制乐器“奇科阿咪”。

  基诺山乡政府介绍,去年基诺山寨景区接待游客近17万人;今年前5个月,景区接待游客已超过10万人。旅游带动了邻近村寨发展。

  从无商到“电商”,基诺族群众有了特色产业,收入快速增长。

  洛特老寨村民春雷,最近通过微信,把25公斤古树普洱茶卖到了黑龙江,一单收入两万元。“以前卖茶要等老板来收,现在发个朋友圈就卖了。”

  基诺山乡党委书记王超介绍,多年来,在党和政府引导扶持下,基诺族人民积极开发热区资源,推动产业兴旺。当地特色产业包括种植橡胶、茶叶、砂仁和水果,养殖生猪、家禽和蜜蜂,采摘野生菌和野菜等。2018年,基诺山乡农民人均纯收入达11757元,是40年前的110倍。

  从原始到现代,基诺山乡面貌改天换地,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

  现在基诺山每个村寨都通路、通水、通电、通电视、通4G网络,家家都住上了安居房,学生就学、群众看病有了保障。全乡户均拥有摩托车1.5辆,三分之一的农户有了小汽车。村寨面貌焕然一新,一派欣欣向荣景象。

  今年4月,基诺族率先宣告“整族脱贫”。

  民族文化重获新生

  “基诺族传统文化中,最神秘的就是大鼓。”巴坡村62岁的老人白腊先说。

  在创世神话中,基诺族传说是“从大鼓里走出来的民族”。大鼓是基诺族人敬畏的神圣之物。流传于基诺山各个村寨的大鼓舞,把基诺族的舞蹈、音乐、民俗等融为一体,体现出厚重的文化底蕴和浓郁的民族风情,成为基诺族的文化符号。

  “按照传统,基诺大鼓不能随便放,也不能随便敲,必须供在卓巴(长老)家中,祭祀的时候才敲。”白腊先说。

  曾经有一二十年,基诺山的鼓声消失了,大鼓被当成旧物件砸烂。改革开放后,特懋克节等基诺族的民族节庆活动恢复,但大鼓却找不回来。

  那时,21岁的青年白腊先鼓起勇气,找到寨子的几位老人,想学大鼓舞。刚开始,没有人敢教他。他不甘心,经常晚上打酒请老人喝,哄了一年多,有的老人就偷偷地教他大鼓舞的曲调和舞蹈动作。后来,经卓巴批准,几位老人带着白腊先忙了10多天,做出了一个新的大鼓。

  从寻找木料、制作鼓桶、蒙牛皮到新鼓祭祀,制作基诺大鼓工序繁多,处处都有讲究。白腊先带出了基诺山乡唯一制作大鼓的团队。几年来,他和徒弟们做成了30多个大鼓,多数卖给了基诺山乡的各个村寨,还有一些是云南艺术学院、景洪市歌舞团等单位订做的。

  2006年,基诺大鼓舞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昔日祭祀才用的基诺大鼓,如今有了新功能——展示基诺族文化。在基诺山寨景区,每天有6场基诺大鼓舞展演,几十名青年男女参与其中。还有文艺单位把基诺大鼓舞搬上更大的舞台,走向外面的世界。

  最近,白腊先正在筹备干一件大事——盖一个新厂房,成规模地制作基诺大鼓及手工艺品。他考虑,把基诺大鼓做成小型旅游产品,供给西双版纳旅游市场,为民族文化传承打开更广阔的天地。(记者 李自良?伍晓阳?杨静?庞明广))

[责任编辑: 丁凝 ]
010070210110000000000000011120211382668941
欧美骚逼爱爱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