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原创 政务 旅游 图片 政法 教育 民族 州市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信息 云南故事 融媒报道

景颇族:志智双扶改穷运

2019年07月29日 13:50:15 来源: 《瞭望》新闻周刊

6月21日,云南省芒市西山乡营盘民族小学老师董木兰在给学生们上课。秦晴 摄

  ◇“日子苦,连盐巴都没得吃”,虽然守着良好的资源禀赋,但因社会发育迟缓、长期偏僻闭塞,过去景颇族村寨深陷素质型贫困之中

  ◇“志智双扶”激活了景颇族群众的“造血”功能,贫困不再是代代相传的宿命

  卸货、称重、分拣、装箱……在云南省德宏州芒市食科水果种植专业合作社的百香果收购站,理事长何成干招呼着工人,忙得不亦乐乎。

  这个35岁的景颇族青年,自幼生长在芒市西山乡邦角村龙准组。他的家乡是个邻近中缅边境的景颇族村寨,一度闭塞、贫穷。外出务工、养猪、养牛、种植百香果……立志改变贫穷的宿命,何成干屡试屡败,屡败屡试。

  2017年,何成干创办了专业合作社,带动村民一起种百香果。合作社为种植户提供技术指导和农药化肥,收购百香果后统一销售。这个收益好、见效快的产业,让当地许多村民摆脱了贫困。

  “今年村里的百香果最高卖到了10块钱一斤,每亩可产2到3吨,收入轻松过万,种植面积还在扩大。”敢闯敢试的何成干,最近又筹划着做电商,打造百香果品牌。

  何成干的故事,是景颇山乡志智双扶促脱贫的生动注脚。或是缺乏内生动力、存在“等靠要”思想,或因受教育程度不高、缺乏脱贫致富技能,直过民族地区素质型贫困现象突出,直接影响“造血”能力。

  云南芒市西山乡有1.2万余人,景颇族人口占92.8%,人均有耕地5亩、林地17亩,资源禀赋可谓良好。但由于社会发育迟缓、长期偏僻闭塞,西山乡发展滞后,2014年贫困发生率还有23%。

  扶贫先扶志,扶贫必扶智。《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西山乡采访发现,“志智双扶”激发了群众内生动力,阻断了贫困代际传递,引领提升了乡风文明,精准施策解决素质型贫困问题。

  如今,西山乡贫困发生率已降至5.8%。

  思路开了 口袋鼓了

  西山乡毛讲村的景颇族老人目勒跑,曾一度对生活失去了信心。他和老伴长期患病,两个儿子也“不争气”,一家人靠种地为生,生活困窘。

  2014年,扶贫队员来到他家,讲解扶贫政策、了解发展意向。他的两个儿子是壮劳动力,但缺乏技能。扶贫队员便把他儿子带去参加技能培训,并对接到浙江打工。夫妻二人则在家搞养殖,如今养了7头肉牛、16头生猪。

  2017年,目勒跑一家脱了贫,生活变得越来越好。“党的扶贫政策好,我们也要自立自强。”曾郁郁寡欢的老人,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西山乡地理上已属热带,光热水土条件优越,但过去社会发育迟缓,生产力水平低下。新中国成立初期,这里尚处于原始社会末期。“以前日子苦,连盐巴都没得吃。”88岁的景颇族老人董木三说,新中国成立后,解放军来教村民开垦水田、用牛耕田,生产生活水平渐有了起色。

  受访专家指出,管用实效的技能培训和指导能直接有效帮助贫困群众脱贫,让贫困群众在产业发展实践中长见识、强本领,真正发挥应有的效用。

  党的十八大以来,脱贫攻坚战中,西山乡党委政府因地制宜培育特色产业,注重技术培训和市场开拓,激发群众内生动力。目前,西山乡甘蔗种植已发展到3万余亩,百香果、澳洲坚果等新产业快速兴起。2018年,全乡农民人均纯收入达8240元。

  营盘村芒良组的董跑腊就是个“大忙人”。他在当地糖厂打工,每个月固定收入有3200多元,家里种了12亩甘蔗,承包了一片沙滩开发乡村旅游,还跟人合伙养竹鼠。

  “白天糖厂上班,晚上去竹鼠基地帮忙,家里的甘蔗只能雇人砍了。”董跑腊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思路开阔了,口袋也就跟着富起来。”

  教育能让孩子们走得更远  

  课间铃声响起,西山乡营盘民族小学的学生们鱼跃而出。伴随着激昂、欢快的旋律,300余名学生在操场上跳起了景颇族舞蹈——目瑙纵歌。

  营盘民族小学有9个民族的学生,其中景颇族占85%。为传承景颇族传统文化,学校采用双语双文教学,民族舞蹈成为学校的课间操。

  扶贫的长久之计是提高人口素质。“有了知识和技能,才能创造财富、创造新生活。”校长杨安甲说,“现在教学内容、教学方式都更丰富,条件好多啦。我小学毕业还不会讲普通话,现在的孩子们学前班就会讲。”

  他介绍,当地控辍保学做得好,家长们都积极送孩子来上学。

  “教育能让孩子们走得更远。以前是‘桃李满村跑’,如今盼着能‘桃李满天下’。”营盘民族小学英语老师石勒干在乡镇从事教育工作31年,教过的学生超过千人。他希望学生们能走出去,改变生活,也把本民族的文化带出去。

  在加快发展职业教育、加大本地培养力度的同时,芒市还将部分未能升入普通高中的学生送到东部职校培养,实现了从学校到企业的无缝对接。

  “读书免学费、有补助,连机票都是学校出的。”贫困户张木便的女儿去年初中毕业后,就到浙江省德清县职业中专学习酒店管理。要是在以前,没考上高中的孩子通常直接出去打工,只能从事技术含量不高的工作,收入也低。如今,张木便有了盼头,她说,希望女儿用学到的知识和技能,走出大山,在芒市找个好工作。

  跨过“精神贫困”这道坎

  “精神贫困”是脱贫攻坚路上一道难过的坎。

  过去,景颇族群众虽然贫困,但在“煮酒”“婚丧”等方面花费不少。新中国成立前,景颇族群众每年用于“献鬼”等的支出最高超过总收入的50%。遇到红白事、入新房这种“家里的大事”,办酒要8个或10个菜品,米酒、啤酒、饮料、香烟更是宴席“标配”。

  “那时候,谁家要是少了,就会被大家看不起。”西山乡营盘村帕软组的小组长雷勒弄说。

  精准扶贫以来,这样的“标配”不见了。今年5月,目毕栽的小女儿出嫁,桌上就只有6个菜,香烟、酒类都不上桌。“只花了1万多块,节省了至少一半。”目毕栽说。

  “除旧习、树新风,讲文明、向前进”,西山乡对进新房、红白事宴请人数、菜品数量等作出详细规定,反对铺张浪费,引导群众移风易俗。只有物质和精神的双重脱贫,才能真正确保群众脱贫不返贫,防止因婚致贫、因赌致贫等现象发生。

  芒市与缅甸接壤,毒品曾在中缅边境为害,有些村民染上了毒瘾。帕软组的村民来某某没能经受住诱惑,先后两次被送去戒毒。“再也不想沾毒了。”2017年戒毒回家后,来某某一心扎在农活上,再巩固一年就算戒断了。

  “移风易俗让群众精神面貌焕然一新。”芒市扶贫办主任杨善斌说,陈规陋习的改变,让群众把精力和资金等更多用于发展生产、改善生活上,人们加快脱贫致富的愿望更加强烈。 (记者 李自良?张康喆?伍晓阳?杨静?庞明广)

[责任编辑: 丁凝 ]
010070210110000000000000011120211382669371
欧美骚逼爱爱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