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原创 政务 旅游 图片 政法 教育 民族 州市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信息 云南故事 融媒报道

拉祜族:快乐拉祜 快乐脱贫

2019年07月29日 13:50:15 来源: 《瞭望》新闻周刊

6 月16日,云南省西盟县勐梭镇班母村中华蜂养殖基地,二妹在检查蜂箱情况。胡超 摄 

  ◇看见生人就躲,躲不开了就趴在地上,羞涩的拉祜族人曾怯于与外界交流,过着苦涩生活

  ◇学习先进技术,改变精神面貌,发展养蜜蜂、种甘蔗等甜蜜产业,如今的拉祜山寨,贫穷留下的烙印越来越少

  “拉祜拉祜拉祜哟

  快乐的拉祜人

  幸福吉祥、吉祥幸福、快乐到永远……”

  在云南省普洱市澜沧拉祜族自治县老达保村,村民们经常唱起这首《快乐拉祜》,与前来游览的游客互动。

  拉祜族是追求快乐的民族。过去,人们唱唱跳跳,用音乐、舞蹈排遣生活的苦闷和困窘;如今,告别了吃不饱、穿不暖、没有安全住房日子的拉祜人,歌唱着甜蜜的生活。

  “怯生”困于苦涩生活

  4年前,当听说自己要到曼班三队驻村扶贫,还要担任驻村扶贫队长时,勐海县农业农村局干部罗志华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勐海县布朗山乡的拉祜族村寨曼班三队,曾是一个极端贫困的村子。村里原来种茶树,但被村民挖了卖掉换酒喝了,人们的日子过得一贫如洗。

  “既然是组织安排,就要全力以赴。”罗志华说。收拾好行囊、询问了村内情况、盘算了帮扶措施后,罗志华以为自己做好了准备。然而,在驻村入户、摸清村民家底后,他仍被震惊到了,“当时还有人问我,毛主席还在不在?”

  贫穷生活大体是差不多的,但是,致贫原因各有各的不同。在曼班三队,致贫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怯生”。

  “村民看到生人就躲。”罗志华说。他刚上山碰到的情形,与60多年前解放军在哀牢山深处寻访拉祜族苦聪人时相差无几。费了很大劲,驻村干部才把这个寨子的17户56人找齐了。

  “怯生”的问题,在拉祜族群众中较为普遍。

  “看见陌生人赶紧躲起来,躲不开了就干脆趴在地上。”在拉祜族聚居的西盟县勐梭镇班母村,驻村干部王波告诉记者,在精准扶贫政策开展以前,不仅是拉祜族老人会这样,少数拉祜青年也同样“怯生”。

  班母村的拉祜族脱贫户二妹,今年24岁了,前些年她到周边县区打工,因为普通话不好,害怕与人沟通,曾被人骗了。2015年,回到村里的她,见到陌生人还会闪躲。

  不少扶贫干部认为,怯生让拉祜族群众越发封闭,他们不愿、不敢与外界接触,不敢尝试新鲜事物,因而陷入贫困的泥沼中难以自拔。

  脱贫先“换脑”

  素质型贫困在直过民族地区是普遍现象,在拉祜山寨尤为突出。

  2016年以前,曼班三队的村民大部分不识字、听不懂普通话,就连取惠农补贴都要让人带着去,全村仅有5个村民去过勐海县城。

  扶贫先扶志,扶贫必扶智。在精准扶贫中,政府派来了拉祜族教师,为15岁到50岁的村民培训普通话;广电部门给每家发放了电视机;挂帮单位县总工会,每个季度组织村民外出参观,帮助村民开拓视野。

  “刚开始,一个村民都不想去,还讲条件,每人要一包烟。”扶贫队员谢益为说,扶贫队员带着村民去看城市、看飞机场、看先进村。起初,还给每人发一张印有电话号码的卡片,反复交代他们,万一走丢可以让路人帮忙打电话。

  外出参观让村民开阔了眼界、增长了见识,触动非常大。在老达保村,村民们看到先进村的环境卫生搞得好,就认真学起来。现在每逢周二,曼班三队就会组织村民集体打扫公共卫生,村容村貌渐渐好了起来。

  “现在组织参观,村民们都争着去。”谢益为说,大家参观的积极性提高了,劳动的积极性也上来了。以前,白天在村里很难见到村民,因为酗酒,很多人都在家睡大觉;现在白天也很难找到村民,因为都去地里干活了。

  眼界开阔了,发展的思路就清晰了。曼班三队有种植水稻、养殖“小耳朵猪”的传统。以往养猪要2到3年才能出栏,在驻村干部的指导下,如今只需要6到8个月就能出栏,村民还学会了给猪打针防疫;一年一季的水稻也变成了一年两季。

  班母村也在发生改变。最近政府和蜂业公司联合开展“中华蜂养殖培训班”,吸引了86名群众参加,他们第一次体验到了“军事化”的培训。

  培训老师普光伟说:“这里的村民有一定养蜂经验,但不适应现代养殖需求,我们上门培训,就是要让大家学到先进技术。”

  今年,班母村村民娜药家里出现变故,不再外出务工,得知村里办起了中华蜂养殖产业,她便向村里提出要参加培训、在蜂场务工。现在每月能赚2400元,她还打算学会繁育蜂王,以后自己养蜜蜂。

  逐梦拥抱快乐生活

  几年前,老达保村还与其他拉祜山寨一样,贫穷长期伴随着村民的生活。很多村民一辈子没有走出过大山,人均年收入只有一千多元。

  村民李石开没能逃脱贫穷的束缚。1984年,还住在茅草屋里的他,因为喜欢吉他,把养了很久的猪卖了60元,花50元买了一把吉他。弹吉他,成了他打发时间、自娱自乐的方式,至今他仍记得拿着吉他回来时的那份快乐。

  2013年,一家由农民自发自创的演艺公司成立了,李石开的女儿李娜倮成为副董事长,村民全部入股。从此,老达保寨一半以上村民成了演员。参与村里“实景”舞台演出的村民,不会吹拉弹唱跳也没关系,牵牛拉狗也是演出的“重要角色”,这已成为村民增收的重要来源。

  公司自成立以来,已接待游客11.6万余人次,群众分红250万元,实现旅游综合收入819.6万元。近年来,李娜倮还带领村民把拉祜歌曲唱上央视舞台、唱进国家大剧院,甚至漂洋过海唱到了国外。

  生活在哀牢山深处的拉祜族苦聪人不甘落后,过去他们缺少商品意识,最近一二十年,才开始学会做买卖。

  40岁出头的熊开明,十几年前搬迁时,全家四口人只带了两口锅。两年后,他家开起了村里第一家小超市。后来,他办起了电子商务服务站,政府为他家拉了网线,安装了电脑,他妻子专门到县城参加了政府免费组织的网购培训班。

  “现在村民都来我家网购。”熊开明说,“我还要把山里的土鸡、土猪卖到全国去。”

  如今,拉祜族群众改变了过去封闭的状态,告别了苦涩的生活,自由追逐快乐,拥抱快乐生活。(记者 李自良 伍晓阳 杨静 庞明广)

[责任编辑: 丁凝 ]
010070210110000000000000011120211382669391
欧美骚逼爱爱视频